原标题:马蒂斯来访受火箭弹“迎接”,特朗普的阿富汗新战略前景如何

当地时间2017年9月27日,阿富汗喀布尔,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出席新闻发布会。视觉中国 图

这几日,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一直在为特朗普提出的阿富汗新战略奔走。9月26日,马蒂斯在印度新德里与印度国防部长尼尔马拉·西塔拉曼会面商讨阿富汗问题。27日,马蒂斯又马不停蹄地赶到阿富汗首都喀布尔,成为特朗普宣布阿富汗新战略后首位访问阿富汗的特朗普内阁的部长。

8月2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就阿富汗和南亚新战略发表讲话,表示美军不会撤出阿富汗,反而将增加驻军规模,并进一步扩大美在阿的军事权限,使美军能够更加彻底、灵活地同敌人交手,“继续战斗,直至胜利”。9月18日,马蒂斯证实,美军将向阿富汗增兵3000多人,增兵后,在阿富汗的美军士兵总人数约为1.4万人。

尽管特朗普政府的“新战略”与奥巴马政府时期有所不同,然而,阿富汗的安全形势愈益恶劣。就在马蒂斯的飞机降落喀布尔国际机场几小时后,机场就遭到火箭弹袭击。塔利班和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先后宣称对此次袭击负责。尽管此前美军作战方式已显示“低烈度、微创伤、小脚印”的新特点,但当年美军以10万兵力都不曾解决的难题,今天欲以1万多兵力达成预定战略目标更难奏功。

美国在阿富汗的困境

相较于奥巴马,特朗普此次新战略的制定背景已发生显著变化。

一方面,美达成战略目标力所不逮。联合国的数据显示,2016年阿平民伤亡达11418人,今年以来已有1662名平民死亡、3581人受伤。美国官员还称,每月有20名阿富汗士兵死亡,每天有9名警察死亡。再加上,美军时常出现误炸的问题,美国国防部7月21日就曾发表声明说,美军当天在阿富汗南部赫尔曼德省一次空袭行动中误杀多名正在配合阿富汗安全部队行动的当地警察。当地官员说,死于美军轰炸的友军至少十几人。至今,阿富汗战局已经持续近16年,美国在阿富汗付出了巨大的金钱、生命和精力。据美国CNBC电视台报道,美国已经花费了7140亿美元,有超过两千名士兵在战争中阵亡。巨大付出所换来的不是阿富汗的重建与和平,而是更加恶化的安全形势。特朗普7月19日在白宫与其国家安全团队高级成员举行的一次会议上表示,“我们没有在赢得这场战争”。事实上,不止是没有在赢得这场战争,悲观地看,美国正在输掉这场战争。

另一方面,阿富汗安全形势恶化。2001年“9·11事件”发生后,美军进入阿富汗。虽然美军在短时间内推翻了塔利班政权,却从未彻底消灭“基地”组织在阿富汗的势力。目前,阿富汗塔利班已经控制了约11%的国土面积,形成自南部、东南部、东部再向全境扩散之势,凭籍日渐提升的作战能力叫嚣要发起政治军事双重打击,“建权”野心渐彰。2014年,IS势力渗透进入阿富汗,但遗憾的是美国在阿富汗的军事存在和军事活动并没有帮助阿富汗人民遏制极端主义、恐怖主义以及暴力,也没有遏制IS这样的暴力极端组织。 “基地”组织经过几年蛰伏,已开始由北向南的渐进渗透,暗流涌动,美国判断其对美国威胁增大。更为重要的是三股极端势力彼此呼应、相互协调。据报道,美国曾在南部的坎大哈省摧毁了两个营地,其中一个营地竟然达30平方公里。美国官员将其描述成“基地”组织在阿历史上最大的训练营地。

特朗普为何还要“硬撑”

在这一形势下,尽管特朗普本能的反应是从阿富汗尽快抽身,但是作为世界老大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不能不在权衡利弊之下做出符合美国利益的战略选择。换句话说,美国政府做出新战略决定,本身就是美国对阿富汗战略价值再评估的结果。

其一,保持战略影响力,避免形成不被美国控制的战略真空。尽管阿富汗战局已经持续近16年,美国也已为此付出巨大代价,但美国又不能够向外界展示出自己要放弃阿富汗,因为放弃阿富汗即意味着美国中东政策的失败,令美国的威望和其在盟友中的信誉受损。更为重要的是,美国撤退意味着战略真空的产生,而从目前的形势看,可能接手这一战略真空的要么是极端势力,要么是环绕这一地区的重要国家,这是美国战略控制半径中最不愿意出现的局面。相反,如果美国还在阿富汗还发挥影响力,反而能够对这些力量保持威慑。

其二,作出有别于前任奥巴马政府的阿富汗战略对于特朗普来说政治意义重大。此前的经验证明,美国对阿国家重建策略收效艰难,美国为此付出巨大但也未能成功。对此,特朗普表示,“我们的支持不是黑洞”,不会向阿政府提供无限制的支持和帮助。特朗普对战略目标做出调整,特朗普称其对阿战略不是“国家重建”,而只限于打击恐怖分子。同时,与奥巴马政府施行的阿富汗新战略有所不同。奥巴马提出阿巴新战略,把反恐的重心从伊拉克转移到阿富汗,关键点是将巴基斯坦纳入美国反恐框架;而特朗普明确提出要改变对待巴基斯坦的方式,甚至威胁要切断美国对巴基斯坦的数十亿美元资金和军事援助,来促使情况“立即改变”;取而代之的是特朗普选择拉印度“入伙”,希望印度在阿富汗问题上发挥更大作用,并称美国与印度在南亚及印太地区有共同的安全利益。

其三,对于擅打经济“算盘”的特朗普而言,战争费用或可“羊毛出在羊身上”。据报道,阿富汗境内潜藏着价值约3万亿美元的自然资源,其中包括铜、金、铀和各种化石燃料。美国CNBC电视台指出,这足以弥补战争的花费。特朗普此前曾表示过对于阿富汗矿产资源的兴趣,白宫正在考虑派遣一名特使前往阿富汗探测其矿藏潜力。

此前有学者分析提出,特朗普的阿富汗新战略中存有矛盾:

一是,反恐怖手段与目标之间存有矛盾,认为美国既然想实现一定的反恐怖目标,但是又不愿意投入更多的经济和军事资源。事实上,这并不矛盾,而恰恰是美国战略思维的一贯体现。一方面,中东的乱局给该地区提供了一个需要美国力量存在的理由,另一方面,中东地区保持可控的紧张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当然,重要的前提是,这种紧张美国确实可控。

二是,认为对印与对巴政策协调方面存有矛盾,如果美国要实现在阿富汗的反恐怖目标,就必须重视与巴基斯坦之间的关系,而不是美印关系。其实,美国想寻找听美国话的代理人已经很久了,当年美国由自己打击恐怖组织转变为主要培训政府军去打击恐怖组织就已经显示出其要将打击任务易手他人的意图。但近年来的反恐形势表明此路不通,忌惮巴基斯坦与地区大国的关系,美国自然不可能依托巴基斯坦,相比之下,美国更愿意选择印度。印度不愿当冤大头想必也在美国意料之中,本来这一策略想要表达的就是美国在这里有的是牌可打。

比起胜利,赢得和平更难

特朗普在新战略中所宣称的美在阿的“光荣和不朽的结果”标志性地与其声称的美国在阿富汗取得的胜利紧紧地捆在一起,这些标志性胜利包括打击敌人、消灭IS和“基地”组织以及杜绝针对美国的大规模恐怖袭击。然而,在笔者看来,三大关键性问题决定着美在阿新战略的成败:

一,能否赢得民心。近16年来的反恐,美国一直没有把阿富汗人民视为可以争取、依靠和组织的对象,而是从美国自身利益出发,带着美国式傲慢与无知,主导和控制阿富汗问题的解决进程,再加上多次军事失误,已经尽失阿富汗民心。而民心在应对阿富汗塔利班等组织的游击战方面是成功的决定性因素,至少在今天,还未见美军对其有任何有效应对。然而,美国的霸权本质决定了其不可能真正地组织民众、发动民众、团结民众。因此,奥巴马当年许下的战略目标根本就是一个虚幻的神话。

二,能否帮助阿富汗建立一个独立、民主、清廉、实现良性治理的政府。此次新战略,虽然特朗普明确表态不会干涉阿富汗内部事务,寻求“阿人治阿”,“尊重阿富汗政府和人民,不会强迫他们如何管理社会和政府”。还将加大对阿政府军的援助和改革,尤其是提供装备支持和空中战力,使阿富汗政府军能够真正成为打击暴恐势力的主力军。但美国自开始寻求海外利益始就已经形成的战略思维以及十几年来的反恐作为让人对这一主张的成效产生怀疑。

三,能否团结地区大国力量。这次新战略中,特朗普的抑巴扬印的作法除了会加剧印巴这两个有核国家的矛盾升级之外,还将带来地区性大国的不满,为此后外交解决阿富汗和平问题带来阻力。无论是对中国、俄罗斯,或者是印度、巴基斯坦和伊朗,美国都应持开放态度寻求通过对话与合作推进地区和平进程。尤其是与中俄两国的合作势必会带来的良好的战略辐射效应,帮助亚洲热点问题降温。

赢得和平远比赢胜利来得艰难。正如前美国驻阿富汗、以色列和联合国大使詹姆斯·坎宁安在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网站撰文指出的那样,美国要结束阿富汗战事绝非易事,但是美国又承担不起失败的代价。“无论对朋友还是对敌人而言,阿富汗的失败都会被普遍视为美国的失败”。这番话恰如其分地反映出美国在阿富汗进退两难的困境,也预示着美在阿深陷战争泥淖的同时,很有可能掀起地区混乱漩涡,引发地区形势的持续动荡。

(作者系上海国防战略研究所研究员)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